不合作運動害了基層員工,對權貴何來影響?

《明報》報導有市民自製多個印章,分拆二千張2元支票交稅,上周分數天共七袋寄出!

我對民間這種「不合作」運動好反感,這樣只會令基層員工加重工作量,郵局、銀行、稅務局等都只會是基層員工處理,不但高層,我諗連中層都未必會受多少影響。更何況是政治問責官員,對梁振英又有何影響?

要爭取民主首先要爭取民心,要爭取最大多數的人民來支持己方。「不合作」運動對權貴無影響,也不見得會爭取到更多人民的支持,更會令基層員工反感討厭。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評論

沒有被仇恨蒙蔽 澳洲人瘋傳「伴你同行」保護回教徒/場邊故事

簡sir:

用愛戰勝仇恨,世界將會更美好。

Originally posted on 主場博客:

iridewithu
昨日澳洲悉尼咖啡店被激進伊斯蘭教徒挾持時,一個女人下火車前俏俏地把披着的回教頭巾除下。坐在她身旁的Rachael Jacobs追上下車的女人,跟她說:「披回你的頭巾,我會伴你同行。」女人激動緊擁着Jacobs哭了,然後一起走回家。一件跨越宗教的小善事,成就了今日全球最多人用的網絡標籤(hashtag) — #illridewithyou。

澳洲電視編輯Tessa Kum看到 回教女人除頭巾的Twitter後,在網絡發起伴你同行 #illridewithyou 的標籤,希望澳洲人可以在公共交通上陪伴穿上回教服飾的人,免因為挾持事件受到遷怒的回教徒恐懼或受傷。

一名持槍的激進伊斯蘭教分子昨日衝入悉民市中也的Lindt Chocolate Cafe,電視播出槍手要人質展示的阿拉伯文回教旗後,國內反回教情緒高漲。雖然當地回教組織強烈譴責暴行,但回教徒還是恐怕被報復受襲。

iridewithu2

Kum的網絡運動即時在國內瘋傳,網民紛紛嚮應,各自用這個標籤邀請與自己乘同一線車的回敎徒同行。「我會乘早上 6:47由Southern Cross站到Geelong的火車,歡迎任何回教徒與我同行。」像這樣的保護邀約在幾小時內在全國發起,由陪伴乘車轉化為支持宗教共融,反對恐回等運動,散佈全球。24小時內有15萬人使用 #illridewithyou 成為全球最多人用的標籤。

頭像相戴上回教頭巾的Ozge Sevindik 在Twitter寫道:「本來明天要改為駕車返工,但看到四方湧至的支持我改變了主意,#illridewithyou 多謝,各位火車上見!」

資料來源/圖:CNN

http://cnn.it/1yWX1vs

#illridewithyou #宗教共融 #回教 #澳洲

View original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評論

是非不分

今日《明報》的政治漫畫出色表達出是非不分!警察應該係講真話,保護真相的代表;但現在的警察,以警務處處長曾偉雄為首,經常是非不分,強詞奪理,令人民憤怒!

警員拍照:人之常情;市民行街:意圖不軌;
放催淚彈:最低武力;包保鮮紙:惡意攻擊;
暗角打鑊:尚待調查;暴徒襲擊:鐵證如山!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評論

《中英聯合聲明》已經失效!?

英國下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Richard Ottaway,昨在下議院發言時透露,上周五曾與中國外交官員會面,對方傳達的信息是認為《中英聯合聲明》已經失效(voided)-《明報》

兩個國家簽署,送交聯合國登記的文件,只有生效日期,沒有失效日期,雙方都在全世界面前作出莊嚴承諾。現在中國單方面向英方表示已經失效,全世界其他國家和中國簽署的任何文件,還可以相信嗎?共產黨不講信義,言而無信,又一次例子。誰還對共產黨有幻想,不是太天真就是太傻。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評論

「大陸機遇論」令人討厭

"執垃圾新境界。把垃圾桶上蓋放在地下當椅子坐,慢慢搜查垃圾桶內有用的東西。他們都是環保先鋒。”

蔡子強今日在《明報》的文章《年輕人再不信「大陸機遇論」》,講的雖然主要是台灣人,但我感到對香港也適用。其中一段如下:

年輕人看到的是,兩岸靠攏,經貿合作,富了的只是一批買辦階級,為那些有錢在大陸投資的人,打開方便之門,但普羅百姓卻不一定得益,甚至因為資本出走,而讓本土經濟進一步萎縮,流失更多就業機會。資本家,演藝界人士,或許還有部分專業人士,不錯能夠因為大陸而賺大錢,無限風光,但無權無勢的小市民,卻對這種「繁榮」「無感」。

香港經濟再好,對普羅大眾並無關係。有錢人繼續越來越有錢,而普通人就越來越窮。自由行來港的文化差異、全香港單化為一個購物區,令香港人的日常生活受影響。政府只懂講錢,但平民百姓連生活都過不了。政府和人民的距離越來越遠。香港窮得只剩下錢 😐 💲💲💲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評論

我對雙方都不能理解

學聯及學民發動包圍政府總部,根據之前多日的經驗,已經知道他們不可以有效約束群眾,他們可以發起一個運動,但之後就無人可以管理。他們還是發動群眾包圍政府總部,而警察是一定不會就手旁觀的,那不是要來一場「硬對硬」的對決嗎?而事後報導指雙學的領導人都沒有衝到前線,有些站在後頭,有些連人影都吾見。究竟雙學想達到甚麼目的?群眾和警察「打暴動」時如何支援及應對?他們好像甚麼也沒有準備,雙學發動群眾但自己置身事外,令我感到無奈,甚至有點憤怒。

政府一直強硬不肯退讓,警察要保護政府總部我可以理解,但他們用的是過強的武力,為什麼連醫護人員及記者也要襲擊,這令我十分憤怒!不分男女老幼的亂打一通,主動向示威者挑釁,這是專業警隊應做的事嗎?政府大權在握,她們應該是先退讓一方,聆聽人民的聲音,認真處理政改問題。武力可以驅散民眾,但不能解決政治問題。

談判是需要知所進退,但現在雙方都強硬,沒有人願意退讓,長此下去只會越來越壞,對香港沒有點兒好處。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評論

請用文明來說服我/場邊故事

簡sir:

香港人有兩種心情:無奈或者憤怒。

Originally posted on 主場博客:

air_hostress

編按:來港住了4年的台灣空姐,一個「外人」,看香港問題卻比很多香港人還要透徹。文章得作者授權轉載。

2011 年來香港後,被公司發配邊疆。

住在依山傍水,配備無敵海景與遊艇,前不巴村,後不著店的小社區。

離港島很遠, 但我卻很喜歡,因為一點都不香港。

沒有滿坑滿谷掃貨插隊的遊客,只有三三兩兩慢跑閑晃的住戶。

我住在香港,也不住香港,對於香港沒太大的關心也不上心。

聽著香港人的抱怨,似懂非懂。

然後在2012年7月1號那天,一早開了電視,想要了解一下那時鬧的沸沸騰騰的《反偉大祖國愛國教育》的新聞。

會關心是因為當時學者已絕食抗議好幾日,同事也都在討論,這對政治冷感的香港來說這是一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。

但從第一台轉到最後一台,所有電視台都沒有相關新聞,連跑馬燈訊息都沒有。

然後一個類似慶典的節目讓我停下了轉台器。

男女主持人,字正腔圓北京腔,一段八股的開場後 :

「讓我們一同來歡慶香港回歸祖國15週年!讓我們一同來,迎接更好的下一個15年! 更美好的香港」

接著畫面上出現劉德華張學友和一堆香港大人物,個個說著帶著港腔的普通話,恭賀香港回歸15週年的影片。

然後我關上電視,第一次感受到了香港人的悲哀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2013 年,被全面入侵的香港媒體,紅了個TVB 雞汁。

代表港人的,號稱本土的香港電視,投入大筆資金、製作多個節目、僱用大量影視人才,結果不獲發牌。

理由是還沒發牌已投入大筆資金,以後可能會有營運問題。

另外兩家now電視、奇妙電視,則是所有企劃紙上談兵,發牌核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2013 年5月

我搬離了舊社區來到新家

屋主是拿美國護照的中國人,在香港有很多套房子。

但我永遠記得她跟我說,她的信都會寄到我們家,請我幫她收,信件留著就好,但如果有任何政府補助別忘了通知她申請。

然後我想,乖乖納稅,卻因為不是香港永久居民,所以什麼補助稅務減免都沒有的我,到底算什麼。

之後我開始用捐錢抵稅。

( 註:我去年也開始用捐錢抵稅,就是台灣同事教我的。好開心,我愛捐給誰就誰,救助第三世界小孩總比興建超支基建有用…. )

我住的這層有八戶,分別住台灣、香港、韓國、印度、馬來和中國人。

敦親睦鄰時和韓國還有馬來鄰居聊了一下,才得知屋主都不是原生香港人。

一層中有四戶是外地屋主,只有一戶真的住在這,其他都是放租。

然後我好像開始懂香港人的憤怒。

2012 年10月

香港特區政府宣布,非香港永久居民在港置業,要繳納15%的印花稅&Double Stamp Duty,抑制高張的樓市。
但是懲罰的,只是原本就買不起的小市民。

內地金主,現金買豪宅一樣熱絡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2013年12月初

去了一趟香港入境事務處延長工作簽證,最後一個收件窗口,會對申請簽證者做簡單的面試。

窗口很陽春,也沒什麼隱私。只要說話大聲點,大家都可以聽到面試內容。

面試者一:(普通話)她本人不能過來,因為醫生説她不能出院,對小孩不好。她快生了很緊急,需要延簽(blah blah blah)

面試者二:(普通話)要看醫生

面試者三:(普通話)她快要生了不能回去

然後接下來隔三差兩就一個孕婦身體狀況很不好,香港醫生建議要留港觀察。

因為實在是太荒謬,所以我數了一下。

在輪到我面試前,共有7個中國籍孕婦身體微恙需要簽證。

說是留院觀察,事實如何大家心知肚明。

然後終於輪到我,我跟 Officer 説 :不用擔心,我身體很好 ,我也沒要生!

Officer 大笑,只問我XX公司啊,然後就叫我之後領簽證。

這年奶粉破天荒成為被限制出境數量的產品。

再一次我看到香港人的無奈。

2012 年這年,香港有91,000多名嬰兒出生,其中約33,000人為雙非或單非嬰兒。

奶粉常常被內地人搶光,香港孕婦排不到病床也買不到奶粉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剛來香港時,常去去中環上環閑晃,喜歡那裡保有一些老香港加上新市區的氛圍。

茶樓裡,一盅兩件。

茶餐廳裡,快靚正平。

糖水鋪裡,楊枝甘露。

粥麵鋪裡,加腩汁 ,唔該!

有時還會特地跑去新界九龍找街坊雞蛋仔、格仔餅、咖喱魚蛋、魚肉燒賣和牛什。

然後漸漸不出門了。

不管去哪,人潮擁擠24/7。

小店一間間關。

卓悅、莎莎、周大福、周生生,倍數增生,密集度之高,行過以為遇到鬼打牆。

吃個車仔麵居然要動用 Open Rice找。

在台灣,麵店走到巷口就有。

終於我體會到香港人的痛苦,也慶幸我還有台灣。

2003年7月28日

中國正式實施港澳自由行,隨著自由行人數遞增。

香港零售業旅遊業和房地產快速成長,中國旅客為香港帶來巨大的經濟利益。

但他們的強勢入境,衍生出很多社會問題,也迫使香港本土文化在本質上快速地被摧毀與改變。

許多香港老店因為租金狂飆而被迫歇業,取而代之的是名牌精品與大型連鎖商鋪。

消滅了港人回憶與熟悉的生活,也抹去了香港文化、傳統與特色。

但很多大陸遊客,認為自己對香港經濟有很大的貢獻,香港應該心存感激。

2013 年

香港登記居住人口約750萬

到港的5400萬訪客中,大陸人佔了70%,其中訪港自由行的中國旅客2750萬人。

換個有感一點的方式,以人口比來說,等同一年有8455萬的中國旅客在台灣自由行。

(同期:2013年 台灣旅客人數突破800萬,中國旅客約287萬)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然後今日我的印度同事,問香港組同事哪間公立小學好,說是幫女兒找學校。

香港人好奇問了句:所以妳的小孩說廣東話嗎?

印度同事回覆說:
No, Not at all,but I called so many of the schools. most of them said the courses are gonna be lectured in English and MANDARIN.

然後香港人無語,而我到現在還是覺得她應該是搞錯了。

2013年

香港城市大學碩士課程,中國學生選讀粵語授課班,確以不懂廣東話為由,要求教授以後普通話授課。

後來課程以一句廣東話、一句普通話進行。

之後又有雙非子女家長出面控訴香港學校面試,只用廣東話和英文,不用普通話,剝奪孩童受教權。

(香港就學激烈,要上好的學校,從幼稚園開始,孩子需要準備Portfolio並接受面試入學)

最後香港教育部發文指出,廣東話是「一種不是法定語言的中國方言」

第一次香港人知道自己講了一輩子我語言,不是官方語言。

全城憤怒,但沒有任何政府官員敢出面澄清。

然後我覺得這地方瘋了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剛來香港時,常常聽香港人不滿祖國東、埋怨內地西。

中國如同炎熱潮濕的夏天,讓人食不下咽 、呼吸困難、 痛苦難耐。

那時的香港人,抱怨,但馬照跑、舞照跳、樓照炒。

有錢能使鬼推磨。

View original 17 more words

發表留言

Filed under 評論